首 页 娱乐文章 财经文章 教育文化 互联网文章 房产家居 美文励志 传统行业 门户文章
网站首页 >> 美文励志 >>当前页

两闺蜜不惜犯罪,将巨款给了同个男人,原因竟是这个!

发布时间:2019-08-22 07:17 编辑: 来源:

一、

一天,时任检察院副检察长的龚晓军接到一个好久不见的高中同学胡铁军的电话,约他到某大酒店共进晚餐163nvren.com。席间还有两位陌生的女子。胡铁军笑着说:“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蒋超颖,闽南之星大酒店的经理;这位是陈佳颖,是蒋超颖的财务总监。”蒋超颖和陈佳颖向龚晓军点头致意。龚晓军一听二位女子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就放松了警惕,在两位女子的中间坐下。

席间,身材苗条、肤色白嫩的蒋超颖不住赞美龚晓军,一向矜持的龚晓军心里很受用。蒋超颖频频向龚晓军敬酒,说笑间,龚晓军得知貌似年轻的蒋超颖已经40岁,当时惊问:“你怎么保养得这么好?”

蒋超颖笑道:“我哪敢和龚检察长比?龚检察长仕途春风得意,又仪表堂堂,是女人心中的偶像。”接着又长叹一声说,“能有今天,我可是从苦水中走过来的。”

蒋超颖18岁开始到市场上闯江湖,发迹于钢材市场,如今已是久战商场的老将,名下有餐饮公司、贸易公司、装饰公司和金属制品厂。巧合的是,龚晓军跟她祖籍相同,不由对这位老乡蒋超颖渐生佩服和好感。

几天后的下午,龚晓军正在办公室,蒋超颖突然走进来笑着说:“我办事刚好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龚检察长。”一番客套后,蒋超颖看看表说:“龚检察长,我还有事,得马上走,你晚上有空的话,咱俩一块吃个便饭行吗?”

那天晚上,龚晓军在蒋超颖的指引下来到了一家西餐厅,蒋超颖讲述了自己创业的艰辛、婚姻的不幸。蒋超颖说她已经与有外遇的老公离婚四年了。若不是有事业支撑着,感情备感失落的她真不知道怎样度日。

龚晓军心中不由得对眼前这个女人多了一分同情。蒋超颖见龚晓军痴痴看着自己,就不失时机地投入了他的怀抱。

两天后是周末,龚晓军接到蒋超颖的电话,说她要去上海办点事,他可以顺便去玩玩。龚晓军欣然同意。当天上午,二人飞到了上海。蒋超颖很快办完事,就陪龚晓军游览上海的美景。夜幕降临,二人在一家大酒店开了房。

第二天,二人又逛商场,蒋超颖亲自挑选衣服、皮鞋,把龚晓军从头武装到脚。蒋超颖出手阔绰,龚晓军惴惴不安:“你太为我破费了。”蒋超颖娇滴滴地说:“既然我爱你,我就要把你包装得更精神!”

蒋超颖说的是心里话1 6 3 n v r e n c o m。刚开始,她确实是在和陈佳颖设计利用龚晓军贷款,但随着接触的深入,蒋超颖渐渐爱上了龚晓军。在她的眼里,身为检察长的龚晓军周身散发着成功男人的魅力。

蒋超颖一句话令龚晓军十分动容,不由得在心里把蒋超颖与自己平庸的妻子作了一番比较。感情的天平慢慢倾斜到了蒋超颖这一边。

二、

一日,上班时的龚晓军接到蒋超颖的电话:“龚哥,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我那个酒店按说就该开业了,可现在还差点周转资金,你看能帮我贷笔款吗?”

龚晓军沉默了。他知道,以自己在当地的特殊身份作保,贷哪家银行的款都不成问题,可如果款贷出后还不上怎么办?见龚晓军电话那头不说话,蒋超颖乖巧地说:“龚哥,要是为难也就算了。其实,我是能在以前存款的那家银行贷款的,只是那个行长不正经,我烦他。再说,我投资8000万的大酒店马上就开业了,一开业就可以还上的……”

龚晓军想到财大气粗的蒋超颖有8000万的酒店作保,贷款不会还不上,于是问道:“你想贷多少?”“贷不了多少,几百万就可以。”“好,我帮你。”

蒋超颖放下电话,兴奋得和财务总监陈佳颖相拥而笑。蒋超颖和陈佳颖由于有近乎相同的经历和婚姻,二人一见如故,后来成了闺中蜜友。陈佳颖虽在生意场打拼多年,但手里的资金却没有蒋超颖多,于是把资金全部入了股,与蒋超颖合伙筹建闽南之星大酒店。当时,在当地,也只有陈佳颖知道蒋超颖财务空虚的内幕。对外一直宣称投资8000万元的酒店,其实还不到2000万,因筹借不到资金成了半拉子工程。万般无奈,蒋超颖和陈佳颖经过密谋后,决定投靠炙手可热的龚晓军,让他用无形的大权罩着自己的生意。

龚晓军立即拨通市商业银行行长陈水清的电话,说有朋友需要一笔资金,让他帮忙。陈水清和龚晓军是朋友,知道身居要职的他办事一向谨慎,由他作保,款贷出去成不了呆账。但他并没有当场答应办理,说要见一见贷款的当事人。

第二天,蒋超颖在酒店安排好一桌丰盛的午餐,约龚晓军和陈水清一起前来。吃饭时,蒋超颖把想贷款的事跟陈水清说了,陈水清仍没明确答复。龚晓军的面子过不去,再次开口请他照顾。陈水清见龚晓军是真心帮蒋超颖的忙,便答应尽力去办,但要蒋超颖一定要找一家有实力的单位做担保1_6_3_n_v_r_e_n_c_o_m

根本找不到担保单位的蒋超颖和陈佳颖一合计,既然有龚晓军作保,陈水清也不敢太认真,于是她们私刻了公章,伪造了某物资公司的担保合同,到商业银行办理贷款手续。果然,陈水清在未核实担保单位的情况下,便指示手下工作人员将380万的贷款放给了蒋超颖。

当晚,蒋超颖和陈佳颖又在酒店设了宴席,以表示对龚、陈的谢意。饭后,蒋超颖请龚晓军和陈水清二人去打网球,陈水清有事先走了。按照事先的约定,蒋超颖也借口有人找独自离开。

离开时,蒋超颖泪水止不住滚滚而下。来之前,陈佳颖告诉蒋超颖,现在的男子都花得很,她那么大年纪了,一旦龚晓军遇上年轻美貌的女子,弃她而去可怎么办?蒋超颖胆战心惊,便问该怎么办。陈佳颖说:“如果你舍得,就把我送给龚晓军,有咱二人陪伴,他一定跑不了。”蒋超颖闻言,心中翻江倒海。但为了牢牢把龚晓军控制在手里,蒋超颖不得不主动为他们创造这个机会。

蒋超颖走后,陈佳颖陪龚晓军打了一会儿网球,用小手拉住他说:“龚检察长,我累了,咱们去喝咖啡吧。”看着青春貌美的陈佳颖,心猿意马的龚晓军同意了。

二人来到一家咖啡馆,要了一个包厢。陈佳颖借口太热,脱去外套,露出轻纱质地的内衣。龚晓军再也抑制不住,一把拉住她。陈佳颖欲推还就,倒在龚晓军怀里。

推荐阅读:职场下属抢上司老公,办公室里暗起争宠大战

从此,龚晓军周旋在蒋超颖和陈佳颖这对姐妹花之间,快活得犹如神仙。令龚晓军感动的是,这两个女人非但不争风吃醋,反而互相谦让,有时甚至结伴陪伴在他的左右。

十一长假,蒋超颖和陈佳颖安排龚晓军和陈水清去九寨沟、昆明等多处游玩。所到之处,蒋超颖白天不惜重金给龚、陈二位买当地特色物品,夜晚和陈佳颖一起陪伴龚晓军。

游玩得神魂颠倒的龚晓军在回家的飞机上,指着陈水清对蒋超颖说:“以后再贷款,就直接找他。”有了龚晓军这句话,蒋超颖越发胆大起来。回家不久,她直接找到陈水清,用假手续又借了1000万1~6~3~女~人~网。

有了周转资金,酒店隆重开业了。开业不久,因拖欠装修费,工头请来了黑道人士向蒋超颖要账。蒋超颖立即向龚晓军打了求助电话。龚晓军一听马上亲自出面摆平。最后,蒋超颖拖欠的装修费不了了之。

几个月后,龚晓军被提拔为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蒋超颖和陈佳颖当晚宴请龚晓军,祝贺他高升。为了牢牢控制住龚晓军,蒋超颖以按揭的方式,巨资购买了两套商品房。其中一套是蒋超颖给自己买的,另一套则以龚晓军外甥的名义,为龚晓军购买的。接过蒋超颖和陈佳颖递过来的商品房钥匙,龚晓军内心更认为这两个女人是真心爱自己,对她们更是有求必应,以至于在当地风传:想找龚晓军办事,通过蒋超颖和陈佳颖帮忙,一定好使。

听到这种传言,蒋超颖后悔当初把龚晓军让给陈佳颖。但蒋超颖知道没有办法阻止陈佳颖和龚晓军接触,就故意指派她出差,以断绝她和龚晓军接触的机会。

陈佳颖渐渐明白了蒋超颖的用心。一次出差回来,她找到蒋超颖说:“你不要担心,我是不爱龚晓军的。我纯粹是利用他。”随后,陈佳颖也劝蒋超颖不要动真心,并警告她不要忘了二人当初与龚晓军交往的目的。

由于不善经营,蒋超颖名下的几家公司几乎都处于亏本状态。蒋超颖找到陈水清再次提出要贷款,并说自己没有抵押物品。陈水清就为蒋超颖指点,让她找一笔存款以活期形式存入,然后制造假公章作抵押办出贷款,这样,蒋超颖很顺利地拿到了850万元的贷款。

这笔贷款到手后,蒋超颖很大方地拿出50万元给陈水清。陈水清接了钱,从此胆子渐渐大起来。

从这次开始,陈水清将存款客户开户资料提供给蒋超颖,让她以此私刻印章,伪造存款单位的转账支票,使原来要经过四五道“关口”的贷款变得一步到位。不到一年的时间,蒋超颖在陈水清的帮助下,伪造了7个单位的担保证明,从陈水清所在的支行骗取贷款近2亿5000万元1+6+3+n+v+r+e+n+c+o+m。

三、

几年来,陈佳颖和蒋超颖过着锦衣玉食却战战兢兢的生活。虽然他们拆东墙补西墙还了一部分,但还有几千万的空缺无法补上。此时的蒋超颖已经无心情殇,而是为“还钱”忧心……

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和财务制度的完善,陈水清所在的银行迎来了“审计风暴”,当时有5000多万陈佳颖和蒋超颖还不上,而且两人无论如何也还不上这笔钱,于是两人开始商量怎么想着联合陈水清把账目做平,以逃避审计。她们伪造了各种假单据和协议,并找银行的朋友搞定资金流水记录和结算凭证……经过一番运作,两人不仅把账做平了,而且还多出了几十万元。

在陈佳颖和蒋超颖看来,龚晓军可以在当地一手遮天,只要和他的关系处理好了,她们就可以高枕无忧,此后,她们想方设法和龚晓军搞好关系,并出钱出力,让龚晓军四处奔走,试图将陈佳颖和蒋超颖5000多万的亏空从银行彻底抹平。

前前后后,陈佳颖和蒋超颖在龚晓军身上花了一千多万元用于维护关系。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她们做假账的事情还是被查了出来。

种种压力之下,蒋超颖竟然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她跟陈佳颖说,她想一死了之……

陈佳颖跟蒋超颖抱头痛哭。或许早有思想准备,陈佳颖冷静下来后,对蒋超颖说:“既然连死都不怕了,那还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去自首吧!”蒋超颖还在犹豫。陈佳颖怕她自杀,就躲在厕所里给蒋超颖的丈夫打电话,让他过来商量。蒋超颖丈夫跟一个朋友赶到后,陈佳颖就把两人亏空5000万做假账的事情说了,不过,她们隐瞒了龚晓军这档事。

蒋超颖丈夫让陈佳颖给父亲打电话,征求一下老人的意见……于是,陈佳颖给父亲打电话,听到父亲的声音,她不由哭了起来:“爸爸,我想您了,您在哪里,能不能过来一下……”

不一会儿,陈佳颖的父亲赶到了,蒋超颖的丈夫将他拉到一边,将情况简要地跟他说了。陈父震惊万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朝着女儿走来。陈佳颖已经哭成了泪人,等着父亲责备。但是,陈父一句批评的话都没有,而是哭着将女儿揽进怀里:“女儿,是爸爸没有照顾好你,你犯错了,我竟然丝毫不知道!”“爸,爸,您别这么说,您千万别这么说……”在场的人无不潸然泪下。陈父告诉女儿,做错了事就要敢于面对、敢于担当,逃避是没用的,更不要有什么轻生的念头,唯一的一条路就是投案自首。

两人自首后,龚晓军寝食不安,他没有估计到,在当前“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的高压态势下,从来就没有谁是“铁帽子王”。不久,龚晓军、陈水清被双规。

很快,该案移交给检察院办理。检察院指控,蒋超颖、陈佳颖涉嫌骗贷超过5000万元。此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蒋超颖和陈佳颖有期徒刑15年;龚晓军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个人所有财产。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leentrdde.com/wanzhan-single-1763150.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